<input id="ukoou"></input>
  • <input id="ukoou"></input>
  • <object id="ukoou"></object>
  • <input id="ukoou"><acronym id="ukoou"></acronym></input>
  • <input id="ukoou"><tt id="ukoou"></tt></input>
    <input id="ukoou"><u id="ukoou"></u></input>
    <menu id="ukoou"></menu>
  • <input id="ukoou"><u id="ukoou"></u></input>
  • <menu id="ukoou"></menu>
    <input id="ukoou"></input>
  • <input id="ukoou"><acronym id="ukoou"></acronym></input>
  • <s id="ukoou"><button id="ukoou"></button></s>

    □胡睿琳 宁黛艳

    如果中国历史上有一个“黄金时代”,那或许就是唐朝。唐朝是高调奢华的极致,丰腴的仕女,绚丽的霓裳,飞天的敦煌,繁华的长安城……访古寻踪兴庆宫,当历史的尘埃在考古人手中一点点拂去,人们在古老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间,看清了文明最初的模样。

    本报记者 鲜康 摄

    唐朝国力强盛,修建了许多宫殿,除了名扬天下的大明宫,还有处低调的宫殿群,那就是兴庆宫,坐落在长安城隆庆坊,后来李隆基继位,为了避讳,改为兴庆坊,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东郊,现为兴庆宫公园。

    兴庆宫于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动工兴建,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建成,东西长1080米,南北长1250米,占地2016亩。此后唐玄宗李隆基开始在此处听政。因兴庆宫位处东南,故又称“南内”,与当时的太极宫、大明宫合称为“三大内”。在唐朝开元和天宝年间,兴庆宫是唐皇帝的宫殿,更是主宰全国的政治中枢。兴庆宫内玉宇林立,琼楼齐步,主要有勤政务本楼、花萼相辉楼、兴庆殿、沉香亭等建筑,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又在东壁和南壁修成双重夹壁复道(即夹城),皇帝可从大明宫、兴庆宫至曲江池“潜行”往来。

    玄宗登基后励精图治,将国家管理得井井有条。如今在兴庆宫发掘出勤政务本楼遗址,李隆基曾在此办公。千年前的这里,曾是皇家宫殿兴庆宫的正殿,承接着各种重大庆典的仪式举行。玄宗和贵妃每逢八月五日千秋节即在此设宴,逢正月十五上元节,玄宗还会登临此楼向群臣百姓致意,普天同庆。凡遇改元、科举、大赦等重大典礼也均在此楼前广场举行。勤政务本四字便是源于玄宗对于家国身责的警示。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冬,安禄山爆发叛乱,玄宗南逃蜀地,离开了居住近30年的兴庆宫。平叛之后,李隆基迁往太极宫,兴庆宫就此开始落寞,凄凉且萧条。公元904年,军阀朱全忠逼迫唐昭宗李晔迁都洛阳,临行前对长安城进行了一次毁灭性的大破坏,兴庆宫也未能幸免。

    吕大防(宋)唐兴庆宫平面图

    勤政务本楼遗址

    如今站在它的遗址上,古树森森,黄土抱着陈年的石柱沉睡。不知贵妃是否曾在这树旁翩翩起舞,艳惊四座,内宫的小倌是否急匆匆跑过这石路赶去报请……这四四方方的土地上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再不见君王威严、妃子倾城,一骑红尘博妃子娇笑、一杯琼浆安盛世金戈。遥望沉香亭,玄宗与贵妃漫步花丛间,李白醉酒,挥毫而就“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清平调》词三首。登高花萼楼,远眺长安,君不见朝来花萼楼中宴,数曲赓歌雅颂间……那些显赫的故事也都被历史烟云吹得零散凋落,再无人知晓。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净化城市空气、美化市容,并兼顾城市防汛排洪等因素,西安市委市政府决定在兴庆宫原址上兴建一座集文化娱乐、遗址保护为一体的遗址公园。

    1955年,市委市政的规划设想碰到了交通大学西迁的有利时机,交通大学的新校址就选在唐兴庆宫遗址南侧。为了给交大师生提供一个优雅的人文环境,遗址公园建设被正式提上日程。1958年初,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协助西安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进行了以西南部建筑遗址为主的发掘,配合“兴庆公园”建设,清理出十七座建筑遗址。同年春,西安市政府为了适应城市建设发展需要,开渠引水,挖湖叠山,植树种花。根据历史遗迹,沿用当年兴庆宫的池、堂、楼、亭方位和名称,兴建亭台楼阁。公园以蓄洪池为主景,在池周围布设沉香亭、东风亭、花萼相辉楼、南熏水榭等景点建筑,并在公园南门建有三道门的组建筑群。这座占地48.6公顷的公园于1958年7月建成开放,定名“兴庆公园”。公园的兴建乃至兴庆湖的挖掘,见证了西安市民以及交大西迁师生的无私奉献,也适应了现代社会形势的发展需要,更突出了盛唐时期遗址所具有的历史地位。即便是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它仍古风古韵,熠熠生辉,皇家气度依旧。

    公园管理人员李女士说,“当年全市党政军民学,男女老少,踊跃参与,经挑选后,与交大师生共同加入到兴庆公园义务劳动大军当中,累计达17万人次。在市建筑公司和西安市各个苗圃的共同努力下,仅用120天,建成了兴庆公园。此后,交大师生免费入园,公园的清晨,也总是伴着朗朗读书声……”从那个时候起,兴庆公园,就不再只属于历史,这里的一砖一瓦赋予了兴庆宫新的生命。

    公园建成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游人纷至沓来,欣赏公园如画美景。1963年阴历正月十五晚,西安市民在公园内举行了大型灯会,由西安市各单位参与制作的各类灯具,摆放在湖岸四周,当晚公园游人如织,热闹非凡。据公园一位老职工回忆:“没见过那么多人,平时不出门的小脚老太太,不进城的村里人都来了。”

    1963年5月1日,游人在兴庆宫公园见到了77岁高龄的朱德委员长,他站在人群中与西安市各界群众在兴庆宫公园共度“五一”国际劳动节。当天,西安各界数千人齐聚兴庆宫,朱德委员长向欢迎的人群鼓掌致意,同欢迎队伍中的先进工人代表、农业劳动模范、战斗英雄、科技工作者、陕西省和西安市党政军负责人、各民主党派、人员团体负责人一一握手,含笑向群众亲切招手,致以节日的祝贺。就在这一天,也留下了朱德委员长与国棉四厂织布车间工人林秀英的定格画面。那晚的兴庆宫,含青滴翠、清新秀丽,载歌载舞、一片欢腾……

    2006年7月,公园免费开放。这里绿树成荫,花团锦簇。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市民公园。

    在这座63岁的公园里,留下了太多西安人儿时的回忆,承载着几代“老西安”的独家记忆。

    参加修建兴庆公园义务劳动的人们热烈劳动的情形

    朱德向游园群众招手致意

    2020年9月,兴庆宫公园整建制移交曲江新区管理,同年12月底,曲江新区全面启动实施兴庆宫提升改造项目。

    也许在整个西安再也没有哪座公园,能像兴庆宫公园的改造一样牵动着无数西安市民的心。

    一座被居民区包围的公园,不仅是一片公共绿地,更承包了所有西安人的青春。公园进门的喷泉处,留下了多少人第一次合影的纪念;公园的林荫道上,留下了多少情侣甜蜜的身影;公园的大象滑梯,磨破了多少娃娃们的裤子;公园的郁金香花圃,时光定格,留下了多少新婚爱侣的美好瞬间;多少西安娃在这里第一次春游;多少家庭在这里演绎着属于那个年代最真实的生活……

    2021年7月1日,经过6个月的努力,这座市民期盼的城市“后花园”一期正式免费开放。开园首日,公园客流达10余万人次。

    对于承载着几代人记忆的老公园,每个人的记忆落脚点也不尽相同,而提升改造后的兴庆宫公园,也勾起了每个人心底那各有千秋的公园印象……网络上网民们众说纷纭,褒贬不一,记者也走进公园,与游园的游人近距离接触,感受人们心中的独白。

    大象滑梯(新)

    大象滑梯

    公园新修喷泉

    “我们是改造后第一次来,儿子带我来的,整体感觉现在的公园视野开阔多了,比之前整洁了不少,逛逛感觉还挺好的。”这是来自一位生活在西安的外地人所感。

    “没什么特殊的感觉,记忆里的有些景观还在。”两个90后这样评价。

    “太不好了!我们以前每天都来,原来公园里大树多,绿树成荫,坐在绿荫下乘凉连扇子都不用,现在多少老树都被挖了,树荫少了,就像个‘太阳浴场’。”几位退休后的阿姨纷纷说起,“原来公园里郁金香多好看,银杏树多美,现在好多都没了,就剩草坪了。但是值得赞扬的是,公园的卫生间是真的非常好。”“还有呀,公园的石子路,老人走上去是太不方便了,而且拱桥的坡度太大,我们都不敢上去。公园的石凳夏天烫冬天冷,大象滑梯也被围起来了,新修的不锈钢滑梯夏天带娃去那得多烫,湖也小了一圈……”

    玉带桥

    也有不少当代青年人评价,城市也不需要野蛮生长的原始森林,公园的城市记忆展览馆里,已经保留了开园至今的许多“城市记忆”,公园的改建也更符合当代审美……

    而一位80后这样回忆;“兴庆宫公园是我第一次春游的地点,这应该是多数80后共同的记忆,我对公园最深刻的记忆,总结起来,用几个词可以概括,那就是:夏天,冰峰汽水,摘花,姥姥。我大概一周或半月有余回姥姥家一次,因为离兴庆宫公园很近,姥姥经常带着我去公园玩,和所有小孩子一样,每次去公园的路上就兴奋地蹦蹦跳跳,路上的林荫道,公园的花草和滑梯,冰凉的汽水,大手拉着的小手,承载了我和姥姥很多很多的回忆。那时候,提起兴庆宫公园,连空气都是甜丝丝的。这次翻修虽然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有些‘物件’还在。记忆里,我们在公园的欢声笑语和温暖的回忆,一直都在印我心里。如果姥姥身体允许,我多想能再陪她一场,看看小时候她拉着我走过的路,重温她带给我那些最温暖的岁月。”

    新与旧的更替,传承与创新的碰撞,总伴随着出其不意的火花。而每一个在城市生活的人所泛起的记忆,如同那一页页散落在城市角落的记忆碎片,逐渐汇聚,最终将形成一个厚重的绘本,那旧时光里的生活将不再只是属于具体某个人的碎片记忆,更将成为西安这座城的城市印象……

    这是一座不断生长的皇家宫殿,新的气象,逐日月而生。传统与现代,在文明的血脉里共鸣……

    “自06年兴庆宫公园免费开放以来,人为性的破坏,公园老化加剧,运维标准低,水体不达标,边界被侵蚀,服务设施破损,公园的品质及维护一直在低位运行!”李女士说。

    作为老西安人的城市记忆、西安市民的公共空间、西迁精神的重要载体,兴庆宫公园至今仍是西安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它的提升更具有重要的民生意义。

    2020年公园的综合提升改造项目正式启动,此次提升改造围绕唐兴庆宫文化展示、水生态治理、城市公园提升三个方面开展。具体又分为遗址保护展示、唐文化建筑修缮、水体自净循环、园林绿化提升、旅游体系提升、配套设施提升六大系统。

    “这次兴庆宫提升改造,邀请了公园建园时的景观设计师张锦秋院士为总顾问。按张院士的提议,针对发掘确认的遗址,进行原真性保护展示;对展示兴庆宫文化和提升公园特色具有重要美学意义的历史记载建筑,予以意向性恢复展示。待公园一期改造基本完工后,将对勤政务本楼遗址进行保护展示;新建西南角楼、东南角楼、龙堂、兴庆宫大剧院、南熏阁等建筑作意向性恢复展示;改扩建花萼相辉楼、东展厅、积庆殿(含五龙坛及龙池殿)、南门;修缮长庆轩、沉香亭、彩云间、翠竹亭等;对兴庆湖进行修整,构建湖水流动循环系统;保留原有全部乔木的基础上梳理林下空间,以活动场所、休息空间、草地、花卉植物四大手法为主,提升公园的观赏性和实用性;梳理园路、广场系统,优化游憩空间;消灭公园死角,植入游览活动功能;优化公园游览线路,建设无死角游览路网;增加电瓶车道、打造绿色健康步道(2600m)、提升铺装面层;改造建设公共卫生间11处;设置便民服务点14处……”李女士接着介绍,“此次水生态治理,在现有水循环路径基础上,引第三污水处理厂再生水经新建管线由兴庆湖东南角入湖,作为新的补充水源。而且我们保留了沉淀多年的湖底淤泥,经过消毒杀菌、生物改良后,再栽种水生植物,构建湖水流动循环系统和水自净生态系统。目前,兴庆湖水体质量由地表水IV类提至准Ⅲ类,达到景观用水标准。如果雨量丰沛,水体质量还能达到Ⅱ类。现在的兴庆湖拥有150亩景观水域,蓄水量达到20万立方米。延伸至湖心的石桥,使游客不用划船,也能欣赏到兴庆湖的水波粼粼。”

    孩童嬉戏

    市民休闲

    此次兴庆宫改造项目,对于市民们的争议点,李女士表示也有所耳闻,“改造就会有争议,作为我们来讲,如果能满足市民游客的意见,一定会更新,提高管理水平和能力,在基础设施方面,也会积极和建设方进行沟通,尽量满足市民需求,做到‘人民公园’为人民的初衷,让人民满意,让游客舒心。”

    从漫步公园进入“开元天宝”的盛世唐朝,游览博物馆就成了游客走向历史的时空通道。在公园沉香亭和角楼将建设唐兴庆宫博物馆和兴庆宫公园博物馆以及陕西唐三彩艺术博物馆,多维度地展示公园的历史文化价值。作为西安标志性的公共空间,公园以5A级景区标准,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旅游服务体系,后期将增设满足市民需要的新业态,届时可满足游客娱乐、餐饮、购物、休闲等需求。而公园4个出入口也将增加170多个地面停车位……

    作为盛唐时期的重要遗珍,如今兴庆宫公园以“盛唐丝路会客厅”为定位,如何呈现盛唐时期建筑风貌,重建、整治修复重点建筑,融入唐文化主题,再现和展示盛唐文化活动,成为兴庆宫公园亟待解决的问题。

    新与旧并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或是简单并立的关系,新的建造在于向人们逐渐打开过去隐藏的空间记忆。城市文脉在交替焕新中绵延赓续,各抒己见的观点碰撞、淋漓尽致的诉求表达,都在无形中塑造着这座城市兼容并蓄的文化品格。对于一期改造项目,我们不盖棺论定,后续施工仍在进行,整体完工后再拭目以待……

    在古老与现代间徘徊,时光留给我们的,是对大唐盛世的回味。

    “她”一直都在……

    火萤棋牌